我们的节日•清明节 | 肇庆作家征文作品选登(七)
作者:肇庆市文联    文章来源:肇庆市文联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4-9

我们的节日.jpg



        人生归途       

作者:俐利


记得著名作家史铁生说过“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是的,这世界上最公平的事情莫过于死亡,不论是多么优秀的人,多么富裕的人,多么伟大的人……都要迎接“死亡”这个节日到来,既然“死亡”是一个节日,那么清明节就是一个升级版的大节日了,专门给我们统一缅怀已故的亲人。

小时候,清明节,只有三、四岁的我总是被父亲抱着,翻山越岭去扫墓,奇怪的是,每年只带着去拜一个坟,然后就把我送回家,不再让我跟着‘扫墓大部队’去别的地方,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是我从未见过的爷爷奶奶的墓,年幼的我根本就无法体会父亲的感受,大概就是想让爷爷奶奶看看自己的孙女吧?这算不算是父亲对于他父母的哀思?

我的父亲在初中时已经父母双亡,靠自己努力学习上了中专,分配到钢铁企业做生产管理,不到50岁患上了骨癌,在2004年离开,他短暂的一生中,正是国家百废待兴的时代,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等等都一一经历了,他很少在我们面前抱怨生活的苦难,有一次我们都说到七星岩的堤路,他才告诉我们说,这条路是他们当年在上完班后去参加修建的,因为这句话,每一次走在七星岩的堤道上,我都会想父辈们的伟大付出,那个贫脊的年代,全是靠走路、肩扛手提方式来建筑,这种苦日子真的不敢想像!

我走在这条路上,除了缅怀父亲,还有惭悔自己的脆弱,受不了生活中的一点点挫折,加个班就抱怨不止。我又如何才能把父亲做人的担当、奉献传承给我的孩子?

我的母亲在2008年离世,是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在她那个年代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做过赤脚医生,她一直教导我们做人要自强自立,立品立德,经常讲很多《增广贤文》里的哲理,例如“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使口不如亲为,求人不如求己”等等,家里再穷,她也一直支持让我去读书。

……

人到中年,慢慢地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虽然他们已经离开了十几年,每年的清明时节仍让我对他们思念不已,父母走了,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父母走了,留给我们永无偿还的心情。        

如果说父母在,人生即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既然是借助父母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在送走父母之后,我们也将会回归到那个未知的世界……




        墓园(外一首)       

作者:宁越


字迹漫漶,野草疯长

只一年,荒芜已深入根须

青绿无尽,骨头衰颓

爆竹声拆开响声

一个节气,如一尊石像

走了几千年,盘坐在四月

等候无数的泪水将自己淹没


新培几坯泥土

焚烧一堆纸钱

洒下几行水酒

点燃几柱香烛

让身体弯曲,反复垂下头颅

那些黑色的蝴蝶,不断飞起

又轻轻落下,徒落满地叹息


青松肃立,大地静默

我们沿着一个符号走入

往事纷纷,雨水淅沥

一颗心,随血脉起伏

与山同悲,与河同泣

人声零落后,鸟雀皆复飞

世界又回复,本来面目


清明的艾糍


那些不断的丝线

千百年如常地

密密斜织着

落在地上,落在艾草上

落在客家游子的心里


艾绒细细,用力搓揉

青嫩清香,甘中带苦

在田间,在地头,在故园

在春天,质柔韧性的艾草

是味道,是乡思,是怀念


只是平常的草本植物

只是普通的农家小吃

可为什么,它的软糯

那么轻易地将我粗糙的心

黏连得如此结实,牢固


哦,我知道了

那是因为它长在故乡的土

它喝的是故乡的水

它给予的,就是故乡的温暖

给人温肺暖脾,散寒除湿


离乡经年,午夜常萦回的梦中

仍是灶间的氤氲,外婆的双手

出落的一只只青绿的艾糍

柔软而劲道,气味独特

仿佛溢出的是生命的力与强




        庚子清明       

作者:梁之康


偏巧时殊怎寄哀,今年难扫去年苔。

先人岂会生嗔怨,一束鲜花网上栽。



关注我们
肇庆文艺界微信公众号
首页- 文联概况- 各区文联- 文艺家协会- 文联动态- 通知公告- 文联大事记- 文联刊物- 文艺名家- 文艺展厅 - 财务公开
肇庆文艺界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