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婶
作者:黄晋南    文章来源:肇庆市文联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3-30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题材小说作品

 

【编者按·小说点评】肇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钟道宇:黄晋南的小说《福婶》构思奇巧,令人惊喜,读后会让你想起了著名小说家刘庆邦所说的小说的种子。作者找到了一颗好的小说种子,这颗小说的种子就是被断桥夺去男人性命的福婶不哭了,转身跑到了河涌,做起了艄公。整个小说都是由这个种子生发的,也是这个种子于小说的无声之处向读者传播了什么是“友善”与“敬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小说《福婶》的艺术价值就在于小说家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一部分……



●黄晋南

 

“开——船——啰——!”叫喊声撞击到山那边的峭壁,发出了清脆、洪亮的回响,然后缭绕在东、西村的上空。

艄公的声音人们耳熟能详。她既不是个老夫,也不是个漂亮姑娘,而是一个满脸布满疙瘩且左眼失明的中年妇女。她叫福婶。

福婶像竹篙似的直挺挺地立在船头。头顶上戴的是一顶发霉发黑的草帽。草帽下,那只又黑又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注视着堤岸的动静。身上那件花格红色大襟衫在晨风的吹拂下像丝带般微微飘荡,仿佛与天空上的彩霞融为一体。

当确认再没有来人过渡,福婶便松脱开交叉于胸前的双手,像拨萝卜似的拨出插在船头圆孔内的竹篙,然后娴熟地把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竹篙一头戳向岸边,用脚一蹬,再用力一撑,小船就像一片浮在水面上的叶子飘然离开东村。

船到了西村那边。利用等人过渡的空隙,福婶坐在船头把目光投向河涌,觉得河涌的水很清,水面出奇的静,犹如一个腼腆、娴静、柔情的姑娘。她笑了笑。之后,她移步到船舷边,聚精会神地欣赏着岸上的田园风光。不知什么时候,从上游飘下的浮萍把船团团围住了,就好像她那天出来当艄公被小孩子们簇拥着一样。看到浮萍开出的花很美,福婶突然想,假如浮萍能成为一道桥梁,横亘东西村多好啊!

西村虽与东村只有一河涌之隔,但村民的经济收入至少比东村落后了五年。落后的原因,是三年前那道横亘东西村的石桥被来势汹猛的一场特大台风雨冲垮。从此,西村的经济一蹶不振。

“想不到你一把年纪了,还要你出来摆渡。”船客甲说。

“福婶,真是辛苦你啦。”船客乙说。

“唉,上面的头就是光打雷不下雨。”船客丙说。

“……”

福婶只顾抹额头、脸上的汗水,没有跟人说话。有时,福婶会笑笑。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们,她的笑很不自然。是一种苦笑。

船每每经过那道坍塌的石桥,福婶脸上的肌肉就会绷得很紧。有时甚至会哭。她的男人就是那天被石桥夺去了生命。

石桥被冲跨的那二天清晨,寒风凛冽,小雨纷飞,西村村长急匆匆跑进福婶家,说石桥坍塌了,西村的村民以及学生都过不了东村,你就出来当个临时艄公吧。

福婶痛哭着说:“我男人的尸体还未找到,你叫我……”

村长拍着大腿,焦急道:那,那怎办?除了你,没第二个人适合了。

福婶止住了哭,转身跑到了河涌边……

(作者是肇庆市作家协会理事、四会市作家协会主席)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关注我们
    肇庆文艺界微信公众号
    首页- 文联概况- 各区文联- 文艺家协会- 文联动态- 通知公告- 文联大事记- 文联刊物- 文艺名家- 文艺展厅 - 财务公开
    肇庆文艺界微信公众号